徐太太在读研究生 6.徐老师的小啾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

  一年一度的校园篮球赛又开始了。

  会打篮球的新生们这些日子拼了老命联系,就等着篮球场出道以后夺得全场焦点,开启校园篮球王子的完美剧本。

  今年夺冠的热门依旧是电信与机械,计算机这几个学院,作为万年幺鸡的新闻学院对这事就没那么热衷,想着凑齐一队人马初赛的时候走个过场就好,连训练都在划水。

  大一们的小弟弟的比赛,作为研一老学姐的陆先琴并没有什么兴趣,但是她从李书棋那里得到了小道消息。

  “篮球队有两个人在队里面闹矛盾打架掉进水沟骨折进医院了,现在新闻队的人都凑不齐,不知道谁从哪里听说徐老师大学的时候是校篮球队的,现在新闻学院所有男生每天都蹲在徐老师的办公室门口求他参加比赛。”

  陆先琴忽略那个好笑的起因,真的跑去围观了,李书棋还真的没骗她,整个偌大的新闻学院,男生的数量少的可怜,几十个男生排成几队站在办公室门口,那场面要多壮观有多壮观。

  徐坤廷出门上个厕所,外头新闻学院的男生把他团团围住,集体鞠躬:

  “徐老师!拜托你了!”

  徐坤廷上完厕所回来,男生们又鞠躬:“徐老师!拜托你了!”

  但是这都没有打动冷血的徐老师。

  后来男生们改走迂回路线,比如徐老师上厕所的时候适时地给他递手纸,再比如徐老师没时间去食堂吃饭的时候给他点外卖,再比如徐老师上课的时候就往他桌上偷偷塞卡片和花,走到哪都用一种近乎虔诚的眼神看着徐老师。

  徐坤廷实在是受不了一群男生对他的这种攻势,最后还是办公室主任出面劝他:“小徐啊,你就答应了吧,办公室每天的垃圾桶都塞得满满当当的,不知道得还以为我们老师受贿呢。”

  那最后徐老师实在是受不了每天几十个男生轮流帮他递手纸了,只能答应。

  再这样下去他觉得自己被性骚扰了。

  徐老师上了贼船后,悲哀的发现他下不来了。

  由于每年夺冠热门换汤不换药,别的学院根本没有出头之日,于是其他学院就绞尽脑汁在篮球场上做点什么吸粉的举动为自己学院打打call喊喊麦,提升一下知名度,新闻学院今年不让啦啦队上场跳舞了,连跳了好几年也是时候换一个吸粉方法了。

  他们想出来的就是篮球队的跳舞,跳最流行的某个偶像选拔节目的主题曲。

  徐老师以全票通过出道C位。

  饶是平日里再淡定的徐老师也终于忍不住暴走了:“你们没说还要跳舞。”

  “临时决定,徐老师,要是你跳了,明年我们院就不用担心招生率了。”

  之前说过徐坤廷在高校选拔赛上曾经获得过很好的名次,虽然他已经过气了,但是徐坤廷的超话每天还是有那么十几个活粉打卡签到。

  抄袭了某个节目宣传语,徐坤廷的新一轮打call宣传语:“我是你的小廷廷,为我打call不要停。”

  蜜汁押韵。

  徐坤廷气的两天没去上课。

  徐太太不但没有安慰自己的丈夫,反而没事就在家里跳舞。

  “hey u hey  me,ei ei~”

  徐坤廷看陆先琴的脸觉得她比什么时候都讨打。

  “陆先琴,你老公都被人拖着上刑场了,你就一点动作都没有吗?”

  陆先琴眨了眨眼睛,无辜道:“啊,我有啊,我连宣传海报都帮你打印好了,等你那天上场的时候我就摇动着手中的应援海报,为你打call!”

  无法沟通,徐坤廷选择一个人去卧室冷静。

  据说新闻学院特地找了舞蹈系的人过来叫他们给他们扒舞,陆先琴不知道教舞那天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徐坤廷以辞职相逼,学生们终于放过了他,把他C位换给了另外一位同学,而徐老师当天就负责上场比赛。

  陆先琴失望的趴在床上,叹息看不到徐先生跳舞的英姿了。

  其实徐坤廷的身材比例不错,跳起舞来会很好看,但是他本人没学过跳舞,没有基本功,骨头都硬了,跳起舞来自然没有那群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有活力。

  徐坤廷看着桌上陆先琴为他制作的海报,虽然很想忽视,但最后还是走过去把她抱在怀里,认输道:“只跳给你一个人看。”

  陆先琴一下子就高兴起来了:“恩恩!我们俩一起跳!”

  接着陆先琴就找到了原版视频,其实她最近也正因为徐坤廷要学这支舞就恰好补了下这个综艺节目,结果就中毒一般喜欢上这首歌了,陆先琴也没学过舞,两个半吊子站在液晶电视机面前,连节奏都找不准。

  一般读书的时候做广播操,学生们通常分为三类,一类群魔乱舞,一类中规中矩,一类不久人世。

  陆先琴属于第一类,动作记不全全靠编,跳出来乱七八糟不知道什么玩意儿。

  徐坤廷属于第三类,跳舞的时候像个八十岁的老头,连胳膊腿都伸不直。

  陆先琴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精力,连着跳了好几遍,徐坤廷就看见旁边一坨物体蹦跶来蹦跶去的,半秒钟都不消停。

  最后是徐坤廷这把老骨头先累了,坐在沙发上微微喘气,面色略带红晕的喝饮料。

  陆先琴被他喘气的性感模样俘获,坐在她旁边抱着他的脖子一个劲的喊“小廷廷我永远爱你!”

  “谁是你的小廷廷。”徐坤廷点了点她的额头把她推开,陆先琴被撩拨的哇哇大叫,抱住他给他的脸上来了一记大亲亲。

  后来有学生爆料徐老师时常在办公室的时候偷偷地做着什么动作,懂的人看出来那是他们篮球队要跳的主题曲的舞蹈动作。

  新闻学院的群又炸了,那天连发了一晚上的队形:

  “请篮球队把C位还给徐老师!”

  后来又变成:

  “请救救徐老师吧!徐老师需要你们的pick!转发这条消息到五个群,你会发现你的QQ等级多了五个太阳,爱信不信,反正我转了。”

  “今宵有酒今宵醉,徐老师必须是C位;飞流直下三千尺,我给徐老师递手纸;一枝红杏出墙来,徐老师是个小可爱。”

  玩梗玩的飞起。

  更有好事者不怕死P了徐老师的跳舞表情包,署名“徐老师看了想骂娘”,之后被管理员禁言一个月,但是所有人都默默存了那张表情包。

  据说徐老师被学生们气的连请了一个礼拜的假。

  ***

  篮球赛当天,陆先琴也去围观了。

  徐先生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保住了自己的最后一丝师尊,真的没有上场跳舞,这一局新闻对外语,菜鸡对菜鸡,外语学院的啦啦队一溜的长腿妹子,穿着热裤在篮球上的一曲激情四射的加油歌,把气氛搞得热辣无比,尖叫声一波又一波。

  轮到新闻学院了,虽然徐坤廷不上场,但是邻居小弟她还是要看的,邻居小弟很明显的半吊子,连动作都没有记全,好在C位是个人气很高的系草级人物,舞又跳的特别好,大家也就不在意这种公开处刑了。

  年轻活力的男孩子跳舞关注度不比女孩子低,这边的赛场成功被点燃了热情,所有人都在大声呼喊着自己学院的名字,期待初战告捷。

  “徐老师呢?”

  这时所有人才发现徐老师一直没登场,陆先琴见大家都要去找徐老师,急忙跑上场拉住了要下场的李书棋。

  李书棋的室友梁冰同学看着陆先琴就像看见鬼似的,指着她喊了好几个你你你。

  陆先琴冲他点点头:“你好。”

  接着对李书棋说:“他去换衣服了,昨天打游戏打的太晚。”

  李书棋点点头,让陆先琴赶快下场坐好,结果遭到了梁冰的眼刀攻击。

  “李书棋,我们绝交!我宣布!我们绝交!”

  “打完比赛再绝交。”

  颇有团队意识的李书棋这么说道,梁冰咬着嘴唇委屈的趴在另一个室友怀里哭泣。

  千呼万唤始出来,天空一声巨响,徐老师闪亮登场。

  徐老师穿着新闻学院特别定制的白色球服,穿着Nike篮球鞋,施施然走向了篮球场。

  他没戴眼镜,额前的头发被扎成了一个小啾啾用夹子固定住,露出光洁的额头,比平时看上去少了点老师的威严,多了那么一点小狼狗的气质。

  “我死了我死了我真的死了,有生之年能看到徐老师这身打扮我真的大学四年无憾!”

  “我现在就想当场去世,徐老师太欲了吧!”

  陆先琴满意的看着徐坤廷的打扮,她的徐先生经过自己这双巧手成功的从二十八变成了十八。

  徐坤廷眼神有些飘忽,轻轻扫过在场的所有人,就看到了坐在最前面的陆先琴。

  她冲自己比了个心。

  尴尬的咳了咳,徐坤廷摸着脖子躲开了她的视线,加入了一群学生。

  有胆子大的直接凑过去拍了拍徐坤廷的肩膀:“徐老师这身可以的啊,看上去跟我们没两样。”

  “徐老师没戴眼镜看得清吗?”

  徐坤廷抿了抿嘴,缓缓说道:“我带了隐形。”

  男生们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凑到徐坤廷脸上看他眼睛里的东西,语气有些惊恐:“徐老师,戴这个到底什么感觉啊?把一个东西塞进眼睛里难道眼睛不会瞎吗?”

  普通的男大学生,并不能理解为什么眼镜是可以塞进眼睛里的。

  众人见徐老师,从来都是讲台上的印象,衬衫长裤,无框眼镜,手中拿着的永远是教案和枸杞茶,一双引人入胜的长腿总是不急不缓的,他们几乎是从没看徐老师做过什么幅度比较大的动作。

  外语学院有不少人听说过今年新闻的有个老师要加入,据说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徐讲师,男生们摩拳擦掌女生们则是欢呼雀跃,明明其他几个篮球场地也在进行比赛,可这一个场地观众是最多的。

  第一场终于开打,外语学院抢先拿下了第一球,2号快速的将球传到了新闻学院的篮筐旁,用了几个假动作混淆视听后直接冲上去打算一个漂亮的灌篮得分。

  徐坤廷跳起,打掉了对方2号手中的球。

  外语学院气势蓬勃的第一球就这么被打断了。

  应援们发出了可惜的叫声,陆先琴赶紧从包里面掏出了应援条,站起身来带动着新闻学院这边羞涩的妹子们:“妹子们!我们一起来为徐老师加油吧!”

  妹子们都不认识这个小姐姐是谁,但是为了徐老师也是豁出去了。

  “一枝红杏出墙来!”

  众人大吼:“徐老师是个小可爱!”

  “两只黄鹂鸣翠柳!”

  众人再次跟随:“我为徐老师把心留!”

  “三千宠爱在一身!”

  众人继续大喊:“徐老师胜过何以琛!”

  在篮球场上闻所未闻的喊麦式打call,就连裁判都忍不住笑出了声,吹口哨吹到一半就泄了气跟放屁似的,有人甚至掏出手机录了像。

  当事人徐坤廷平生第一次如此想把一个人的嘴死死地封住,这种公开处刑一样的打call他宁愿不要,听着就让人没有想要赢的欲望。

  “新闻学院的就是牛逼啊,服了......”有人忍不住倒戈了。

  后来外语学院发挥了她们强大的外语能力,也发明出了自己专属的打call宣言,而且听上去和新闻学院的不相上下。

  领头的:“!”

  众人:“electricity!”

  领头的再次:“!”

  众人再次:“light!”

  “!”

  “!”

  篮球比赛变成了喊麦大赛,一方宣扬中国诗词,一方展现外文魅力。

  两个裁判笑的不行,篮球队员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最后憋着笑打篮球。

  中场休息时间,喊麦队员和篮球队员一块喘着气休息。

  徐坤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下意识的就要寻找陆先琴的身影。

  此时劈头盖脸的毛巾和水向他涌来,徐坤廷个子高不至于被挡住视线,但是一群女生把他圈成一团,将他的行动轨迹圈的死死地。

  陆先琴觉得自己特别像言情小说里的女主角,默默仰视着男主角,手里的毛巾和水攥着送不出去。

  “谢谢你们,不过我已经预定了。”徐坤廷微微一笑,婉拒了各位女生的好意。

  在陆先琴还在惆怅该怎么挤进去把毛巾和水递过去给他时,徐坤廷已经走出了人群。

  他像是一道光一样朝她走来,陆先琴从来没想到自己还能在二十五岁体验一把这种偶像剧般的情节,他拒绝了所有女生递过来的毛巾和水,只朝着她手中的而来。

  “给我。”徐坤廷朝她伸出手。

  是熟悉的那双手,曾给过她无数次的鼓励和宠爱,是她想要一辈子都牵着不放的手。

  阳光是杰出的画师,为云朵描绘出美丽的金边,而在她眼中,徐坤廷是这幅画中,最美好的风景。

  陆先琴红着脸,怯怯的将毛巾和水递给他。

  徐坤廷冲她笑:“谢谢。”

  ***

  剧场:

  “你的头发是不是有些长了,到时候出汗了可能会遮住眼睛。”

  徐坤廷抬了抬眼镜,示意她说下一句。

  “还有你的眼镜,会掉的。”

  “有话直说。”

  陆先琴掏出橡皮筋和隐形眼镜:“让我来为你解决这些问题吧!”

  徐坤廷皱着眉转身就走。

  陆先琴着急拉住他,踮起脚按住他的肩膀:“真的真的,我真的是为你好,绝对不是什么恶趣味!”

  绝对是恶趣味。

  “我就是死了,都不会弄这玩意。”

  十分钟后。

  徐坤廷乖乖的坐在椅子上,陆先琴在他头上弄来弄去的,他直男一般的抱怨了一句:“男人弄这个看上去很娘。”

  “哪里娘了!”陆先琴反驳,“我们家徐先生怎么样都是最有男子气概的。”

  抑制不住的勾了勾嘴角,徐坤廷看着眼前的景色,他坐在椅子上,刚和和她的胸齐平。

  男人的天性驱使他凑上前去。

  “啊啊啊啊啊徐坤廷你个变态!!!”

  看着自己头上的小啾啾,徐坤廷觉得自己娘爆了。

  陆先琴拿着隐形眼镜,冲他笑:“把眼睛睁大了,戴隐形了。”

  过程很惨烈,不过最后一个宛若重生到十八岁的徐老师横空出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