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太太在读研究生 12.徐老师生气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

  在第三个礼拜的周末,陆先琴还是鼓起勇气回家了。

  她回家的时候是八点多,进屋的时候客厅没开灯,陆先琴看书房的门关着,就猜到徐坤廷可能在书房忙,松了一口气,陆先琴灯也不敢开,蹑手蹑脚的走进卧室把带回来的东西都一一放好,从柜子里拿出睡衣打算先洗个澡。

  徐坤廷好像没发现她回来了。

  为了不让徐坤廷发现她回来了,洗澡的时候水都不敢开的太大,默默地洗头发搓澡,把身上的每一处都洗的干干净净的。

  “先琴?”

  浴室外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陆先琴吓得一个激灵,她正在洗头发,花洒一个不稳就把泡沫冲进了眼睛,她疼的叫出了声音。

  浴室门被直接打开,陆先琴捂着眼睛看不见,她下意识的就用花洒对着门口一阵冲,听到了徐坤廷的一阵小声的惊呼。

  “啊啊啊啊啊啊你干嘛进来啊!我在洗澡!快出去!”

  陆先琴还在对着浴室门口洒水,她现在眼睛疼的厉害,根本就睁不开,但是她只知道现在自己没穿衣服,而徐坤廷就这么进来了,离她不过几步的距离。

  花洒被抢走,徐坤廷双手捧住陆先琴的脸,低着嗓子说话;“让我看看你眼睛。”

  陆先琴被迫抬起头,徐坤廷想触碰一下她的眼睛,却换来了她的啊啊叫声;“别碰,好痛!”

  她只听见他叹了口气,一只手按住她的头,另一只手又打开了花洒的开关,语气无奈:“头伸过来,给你冲掉。”

  陆先琴此时也顾不上羞涩了,乖乖的把头凑过去,温度刚好的清水打在她的脸上,徐坤廷将她头发往上捞起,说道:“眨眨眼睛。”

  不一会儿,陆先琴眼睛就好了。

  她这才抬起头好红着眼看着徐坤廷,后者一见她眼睛能看见了,淡淡的看她一眼把花洒交给她就要出去。

  她看见徐坤廷从头到脚全都湿了,连头发都在往下滴水。

  陆先琴有些愧疚的拉住了他的衣袖:“徐先生。”

  她很少叫他的名字,也很少叫他老公,平时总喜欢叫他徐先生,乍听是有些陌生的称谓,但她轻轻柔柔的嗓音吐出这三个字时,总带着孩子一般的依赖和眷恋,让他无比受用。

  “放手。”徐坤廷硬着声音说道。

  “徐先生,你还在生气吗?”她不敢造次,乖乖松开了他的衣袖。

  “你还回来干嘛。”

  徐坤廷也不看她,径直走出了浴室。

  陆先琴三下五除二洗好澡滚了出来,书房的门没关,徐坤廷已经脱掉了上衣裸着上半身,坐在椅子上继续看文件。

  她灵机一动,拿来了吹风机,也不说什么就直接走过去把插头插在他脚边的排插上,开着低风给他吹头发。

  刚碰上他的头发,徐坤廷就敏捷的把头一偏,躲开了她的手。

  陆先琴愣了愣,又试图去触碰他的头发,徐坤廷又敏捷一躲,躲过了她的手。

  这是,在生气吗?

  “如果不吹干头发,会感冒的。”

  徐坤廷充耳不闻。

  陆先琴抿抿唇,直接拿吹风机对着徐坤廷的脑袋吹热风,徐坤廷本来想躲,但无奈他躲不掉风,往哪里躲热风就跟到哪里,他深吸一口气,良久后才低声赶她:“你走开。”

  陆先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关掉吹风机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脖子,靠在他耳边说:“对不起嘛,下次这种事我一定不会带你去了。”

  见徐坤廷没说话,陆先琴又再接再厉,语气诚恳:“真的对不起嘛。”

  “你为什么不回家?”

  徐坤廷突然问出了这么一句风牛马不相及的话。

  陆先琴眨了眨眼睛,老实说道:“怕你教训我,说我强行带你去见面会害你被拉上台。”

  徐坤廷叹了口气,转过头看着她:“所以你连家都不回?”

  她不敢说话,徐坤廷严厉起来的样子她也有些怕,这两个礼拜不回家一是害怕他说自己,二也是希望他能够对自己紧张一下,现在看来她只有第一个想法是对的。

  “下次就算我生你的气了,你也一定要回家。”

  她猛地眼睛一湿,郑重的点了点头。

  从小到大,在耳边充斥的永远是“你这么不听话,我当初就不该生你”“你这次考不好就别回来了”这样的话,她在这样的话中慢慢长大,原来所谓的港湾,也会因为自己的不优秀,不听话而放逐自己,让她没有落脚点。

  “你要敢辞职,你就别姓陆了。”

  她长大了,更加坚定了这种想法,家这种东西,当自己不能为它创造任何利益带来任何好处时,也会成为一个陌生的地方。

  徐坤廷说,她一定要回家,这个家,应该才是她真正的家。

  ***

  今天晚上约好了要跟书棋一起吃鸡。

  “徐老师怎么不来打游戏。”

  李书棋问这句话的时候,陆先琴正在哄徐坤廷。

  “真不打?”

  “没心情。”

  “哎哟打嘛,好久没一起玩了。”

  “陆先琴。”徐坤廷抿了抿嘴,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又瞥开了,“我还生着气。”

  “别生气啦行不行,我也没想到你真的被cue上台了,早知道这头箍这么灵,我肯定不会给你的。”陆先琴也有些惋惜没能上台,不过也好过她和徐坤廷一起上台被人发现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要好。

  反正徐坤廷的就是她的,徐坤廷抱过那些偶像了,也就相当于她跟那些小哥哥睡过了。

  四舍五入没毛病。

  徐坤廷生气的时候表情也很淡定,常人根本不知道他在生气,而陆先琴知道,他生气的时候,嘴巴会抿成一条缝,眼神也是淡淡的没有温度,你叫他一声他就看你一眼,下一秒就又不理你了。

  但是他也不知道,他生气的时候,嘴边若隐若现的小梨涡,根本就美化了他生气的样子,只让他显得更加可爱了。

  陆先琴爱他生气的样子,所以她很无情的自己上了号:“那我自己玩了,我登你的号。”

  徐坤廷不愿意她登自己的号:“你登我的做什么?”

  “你快进前一百了,帮你冲排名啊。”

  “小琴姐我们几排?”

  “随便。”她正说完这句话,就看见有个组队申请,看了下名字似乎是上次跟她一起打过游戏吃过鸡的某个队友,正好,她一个人肯定带不动李书棋,很果断的加入了队伍。

  倒是李书棋留意了一下队友的ID,疑惑道:“这个ID好熟悉啊。”

  那边队友就笑了:“小哥哥,难道我们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陆先琴偷笑一声,没说话。

  李书棋窘了一下,试探性的问道:“你是不是B站直播的那个up主?小骚猪?”

  队友愣了一下,过了一会才出声:“怎么可能呢,小哥哥,B站是什么东西?”

  “你别狡辩了,你肯定是。”

  “真的不是,小哥哥,我还是一个高中生呢。”

  这厢陆先琴在找最佳降落点没心情管他们,结果那个没开麦的队友倒是跟她一起跳了,那两个人倒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还有越说越起劲的架势。

  陆先琴皱眉,接着她的后方就先她一步发出了警告的声音:“快跳。”

  李书棋被姐夫低沉的声音吓了一跳,立马按了键。

  “教育小哥哥你终于出声了啊,上一次我们双排吃了鸡,你还记得吗?”队友立马把李书棋抛到九霄云外,找他说话了。

  “记得,快跳。”

  陆先琴心里偷笑,还说不玩,结果还不是贱嗖嗖的跑过来看她玩了。

  说也奇怪,徐坤廷智商是肯定没问题的,手速也不差,但是偏偏玩这类游戏就出奇的菜,可是当他做一个观众的时候,意识又好到不行,说话言简意赅一针见血,陆先琴操作可以但是有的时候说话比不上操作,经常招来队友误会,所以只要徐坤廷一有空,就会代替陆先琴替她跟队友交流,提高吃鸡效率。

  队友像一只麻雀一样一直叽叽喳喳叫个不停,陆先琴觉得有点烦,就让徐坤廷也不要出声,倒是李书棋有什么说什么,结果他成了那个队友的目标。

  “有5.56子弹没?”

  “有。”

  “给我一点。”

  “好,你说爱我。”

  “???”

  “你说爱我,快说。”

  “退出了,再见。”来自直男的尊严。

  李书棋猝不及防的退出,只剩下不说话的陆先琴,不说话的4号队友,和聒噪的1号队友。

  陆先琴手机亮了一下,她朝徐坤廷使了个眼神,徐坤廷直接帮她解了锁,说:“书棋发来的微信。”

  “看看。”

  是一个B站视频,陆先琴觉得有些奇怪,让徐坤廷点开,结果还没来得及点开,李书棋就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人真的是up主!!还有一百多万的粉丝!那次和你们双排被传了上去,播放量快破百万了!”

  陆先琴如遭雷劈,现在玩个游戏怎么还要防着主播冒充路人散排被排到。

  ***

  剧场:

  第二天早上,徐坤廷昨晚忙到半夜,陆先琴眯着眼睛起床丢垃圾顺便买早餐。

  她哈欠连天的,提着两大袋垃圾袋就出门了,刚巧进电梯就碰上住在楼上的一个阿姨。

  阿姨看着她,笑了:“今天是你倒垃圾啊?”

  陆先琴微微一愣,点了点头。

  “你老公做饭水平进步了吗?”

  陆先琴一头雾水,她不常做饭,偶尔兴趣来了就做那么几个菜,徐坤廷比她还忙,更加没时间做饭了,厨房早就积灰了。

  阿姨乐呵呵的继续说:“上个礼拜看你老公提着好大一袋垃圾,后来问他说他在学做菜,不知道现在进步了没有?”

  “他在学做菜?”

  “是啊,现在的年轻人真的会疼老婆,像我家那个,每天就是吃了躺沙发上,连个碗筷都不洗的。”阿姨越说越激动,如果不是电梯已经到了一楼,恐怕会一直跟陆先琴抱怨下去。

  买完早餐回来以后的陆先琴看着卧室床上熟睡的徐坤廷,在床边盯着他的睡颜足足有半分钟。

  而徐坤廷还在安静的睡着,连睫毛都没动一下。

  他平稳的呼吸声给她带来了无尽的安心,陆先琴擦了擦眼睛,往床上猛地一扑,结结实实压倒在他的身上,身下的人发出一声闷哼,下意识的伸手抱住了她,眼睛都没睁开,语气也是慵懒的:“干什么?”

  “起来吃早餐啦,徐先生。”

  这是她的家,这是她的先生,她最亲的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